首页 - 我们的头条 - neck,北欧,鱼香茄子的做法

neck,北欧,鱼香茄子的做法

发布时间:2019-03-17  分类:我们的头条  作者:admin  浏览:292

今天白色情人节,翻拍同名韩国电影的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》上映,华语无重力战机电影向邻居送上了一份回礼。


不知道是不是怕你还不够悲伤哭不出来,该片海报还COS过另一部韩国电影——《悲伤电影》。



影视剧翻拍,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,但吊诡的是,虽然“毁经典”的反对呼声一浪高过一浪,但资本冲动充耳不闻,隔三岔五常拍常新,俨然“朝阳行业”。




与电视剧行业“一言不合就翻拍”不同,电影界好歹还要脸。但让观众纠结的是,翻拍,你会花钱去看吗?

翻拍,实在是一个比悲伤更纠结的故事。

有些人不会(也不能)纠结,比如创作者(翻拍者)——如果还在纠结,也就不会拍了。

许多年前田壮壮重拍费穆的《小城之春》,他说:“翻拍,就是临摹,你一开始就败了。”做一件注定失败美羊羊送水果的事,为什么还要去做?“知其不可为而为之”方显“英雄本色”?



当时没好意思追问,许多年后,“后来的我们”懂了这位外表粗犷的糙老爷们细腻而辽阔的内心——能不负彼此就好,想不负此生太难!电影如此,人生如是。



有些人不得不纠结,比如影片的宣发人员。

宣传该不该突出“翻拍”这个点(大部分不会主动提,除非是家喻户晓的经典)?(不得whapK不)提了之后会正面吸粉,还是会引发观众的负面抵制情绪,如何把握尺度……种种纠结也许会持续到影片上映之后。

有些人则大可不必纠结,比如我们观众。

原版与翻拍,并不像是正版和A货,但说“电影的好坏与是否翻拍无关”却也过于武断。事实上,以目前中国电影的市场环境下,翻拍通常意味着“下限不低,上限不高”,至少对于没有看过原版的观众而言,是一个不会出大错的选择。

俗话猎奇聚客说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”,陈默涵对翻拍的纠结其实就来自于对比。

卡尔维诺说pornam,经典作品是那些你经常听人家说“我正在重读……”而不是“我正在读……”的书。一千个观众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每一代观众心目中也有不同哈姆雷特。对经典的翻拍,其实也符合“重读”的标准。都说好莱坞没文化,其实70年来,美国人5次把菲茨杰拉德的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搬上银幕,这意味着每一代的观众都可neck,北欧,鱼香茄子的做法以在银幕上看到“活着的经典”。这样的经典传承,没有功劳有苦劳,没有苦劳有疲劳。



认为翻拍就一定不如原版,就像是抱守“一代不如一代”固执观念辛艾萨莉之心的九斤老太。但偏见往往来自无知。我们纠结翻拍版该不该看OOfuli,其实预先设置了某些立场。

比如,经典无法超越。但我们这一代观众会觉得徐克92版的《新龙门客栈》比胡金铨67版的《龙门客栈》好看。



比如,老是吐槽我们翻拍日韩电影,其实不必妄自菲薄,许多华语片也被海外翻拍。

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《无间道》,一代名导马丁斯科塞斯竟然靠《无间道风云》,圆了奥斯卡小金人的梦。此后日本更彻底地翻拍了两部——《Double Face 潜入篇/伪装篇》。而中国观众看这个版本,最辣眼睛的是颜值——西岛秀俊还有梁朝伟的背影,香川照之傲娇的大饼脸可让你想起了大明湖畔的刘德华?



说到青春片,岛国被认为是小清新的鼻祖,但去年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就被日本导演长谷川康夫翻拍成了同名电影,据说还会“出口转内销”引进中国。用镜、调色、构图……几乎一模一样的复刻,真不知道是该批评日本人的死脑筋,还是该夸夸工匠精神的认认真真。





黑帮犯罪片精品是韩国的拳头产品,但他们也不忘偷师银河映像,从《跟踪》到《毒战》,翻拍上瘾。有趣的是,这两部翻拍之作不仅卖座,而且这种“拿来主义”竟然获得了本土的“文化认同”——青龙、百想、大钟,韩国本土的三大电影奖项都不吝给予提名。




这样看来,我们对国产谢佩诗片的翻拍是不是过于苛刻了?

实际上,从《我是证人》《十二公民》到最近的《“大”人物》《来电狂响》,平心而论,质量都达到或高于国产超弦巫师同类影片的平均水平。但票房、口碑都没有达到或者超出预期,也许是因为国人还有“人造美女不是美女”这样的纠结。



其实,所谓电影翻拍也在不断自我进化,呈梁君诺浮夸现脱戏三种形态:

第一种是隔个几十年自我重拍(比如张国荣版《夜半歌声》),这种情况国外多,国内少,这与电影文化氛围有关;



第二种是拿来主义,跨文化、跨国界的蒽伊傲翻拍,在全肿瘤专家王振国球一体化市场中,德鲁瓦斯如何做出本土化产品,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。比如同一本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,中日韩各自拍了一个电影版,通过这个“版本学的考证”,你会发现“自古华山一条路”其实也可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。



第三种最有意思,在同一大文化背景下,同一个故事主题开发各自的版本。这种“花开两朵,各表一支”的尝试近年来在中韩电影界成为新宠,被鼓吹为“中韩电影合拍的4.0时代”。但“一鸡两吃”的美好设想,也有意想不到的尴尬——

最近一条新闻刷爆了微博。截至3月2日,韩国电影《极限职业》韩国本土票房以1369.57亿韩元(约合8.15亿元人民币),正式超过《鸣梁海战》,成为韩国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影片。而《极限职业》与中国版的《龙虾刑警》都源于中韩故事共同开发项目的一个获奖剧本。



有人山鸡变凤凰,有人龙种变成虾,同一个剧本,两种截然不同的成品,差距如此之大,令人感慨。而《龙虾刑警》的尴尬只是国内电影工业制作水准的一个缩scute影。



业内有个说法,“十翻九扑”。翻拍=翻车的概率如此之大,主要有三个原因:选角低配;价值观过时;剧情人设水土不服强行汉化。吴宇森晚节不保,当年靠翻拍《英雄本色》一战成名,但《追捕》刻舟丝足踩踏求剑,不幸成为三大顽疾的集大成之作。



从炒作IP到翻拍成风,其实都折射出影视行业原创力的匮乏。这对于一个创意产业无疑是最大的反讽。很多人在做翻拍项目时,并不是因为真正喜欢,而是眼红原作的热度和流量,抱着就算“拍得不好但至少还有话题”的态度翻拍,大多变成“走捷径”的牺牲品。

原创诚然可贵,但再创作也绝非简单。翻拍与A货妈妈卖淫的最大区别/优劣就在于再创造。

时代和社会背景的错位,赋予了经典剧重新解读的魅力,也给故事新编提供了创作空间,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这个解码与编码,解构与重构的过程,是电影工业水准的考验,也是对文化软实力的检验。要想让观众舍得花钱走进影院,翻拍之作还需要实现与时代同轨的文化转码终极封神之战魔刑天。